• 天空网再度上线,欢迎合作。

赵晓深度评论川普当选 || 三十年河西:钟摆往回摆了

国际 296次浏览 扫描二维码
川普当选了。许多“精英人士”特别是我的一些经济学家朋友们都声称这是一个“黑天鸼事件”。然而,对另外一些人来说,这事一点也不奇怪。所以,真实的情况就是,“精英人士”太脱离“人民群众”以及太“致命的自负”了。

引  言

去年10月份,我到美国洛杉矶去请求美国教会的牧长们参与、支持我们今年2月14号要举办的“国际婚姻家庭节”,所有的牧者领袖都非常赞赏我们的理念和想法,但同时也善意地提醒:洛杉矶是好莱坞所在地——娱乐之都,洛杉矶人什么都见过,因此洛杉矶也特别难搞大的活动,华人为主的活动很难超过1000人。但结果,今年2月14号,3000多人的洛杉矶著名的帕莎蒂诺大剧院(多届格莱美颁奖、猫王唱歌、麦克杰克逊跳太空舞的剧院)爆满。



何以如此?不是因为我有什么能力,而是美国教会包括美国的华人教会被民主党和奥巴马八年的非为逼到了死角,再不站出来,就要彻底窒息了!所以,这也叫官逼民反!当然,它是美国式的“官逼民反”,是宪政体制下公民用手股票的“和平演变”。我当时就想到,2015年美国同性婚姻强行合法,一定会倒逼美国的教会造反,民主党将被掀翻,共和党将卷土重来!所以,我在美国、新加坡等多处演讲时,都公开谈到,钟摆摆到头时一定会摆回来,而且正在摆回来!

华人的转变及积极参与

我想告诉你的是,和你想象的不一样,在美国的教会,其实充满着一群自私的人——您千万别说基督徒是“好人”,基督徒每个人都会告诉你,他们并不是什么好人,而是蒙恩的“罪人”。中国人总喜欢把人分为“好人”与“坏人”,唯有《圣经》深刻把人分为“承认有罪的罪人”和“不承认有罪的罪人”。基督徒归根结蒂也是罪人,和芸芸众生一样充满着自私的人性,有时候他们靠着基督能活得象光明天使,但在很多情况下他们也是活在自我里头,更喜欢“各人自扫门前雪”以及“躲成教会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因此就逐渐堕落成耶稣不屑的“宗教动物”,就连美国大选他们通常投票也不太积极,用我们习惯的说法,就是不关心国家大事。

但这一次,他们行动了,而且肯定是盛况空前的出动。当然,他们不屑于参加CNN之流的所谓“民意调查”,而是在教会痛哭流泪的祷告、悔改,同时在投票的关键时刻站立起来。他们投的不是希拉里,也不是川普,而是符合《圣经》的治国理念以及婚姻家庭价值观。

美国建基于基督信仰之上,即使今天,世俗化如洪水泛滥,但美国的基督徒群体始终是美国的主流社会群体以及中流砥柱。当他们痛苦流泪地祷告时,上帝就垂听了他们;当他们不再自私地躲在教会里而是踊跃地站出来,历史就被改写;当他们不是活在自我里头,而是活在耶稣里头时,美国就仍然充满着希望!

论到自私,美国的华人也不遑多让。中国人,无论是大陆人还是台湾人或者东南亚的华人,他们到美国去,统统都为的是“美国梦”:那就是买大房子和好车,再送孩子上常青藤,其他的事情则一概不关心。所以,华人在别人眼里是标准的“经济动物”:只关心经济、光顾着赚钱,对公共事务漠不关心,更不积极投票。

但这次,中国人的投票热情绝地反弹、空前高涨,中国人拿出从娘肚子里就有的勤奋、教育孩子的热情、经商赚钱的智慧、微信朋友圈的人脉,不惜代价地为川普扫街、拉票,特别是针对摇摆洲,中国人的工作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可歌可泣。

我的老朋友刘振东博士,过去是中国科大的高材生,但到了美国就专注于做投资赚钱;也去教会,还读了神学,但我从来没听他谈过美国政治、美国大选。但这次不同,他忽然给我打来越洋电话,嘱我关心美国大选,还在白天赚完钱后,晚上熬夜给我们“香柏领导力”公众号写专栏文章,剖析美国大选,鼓动他的朋友和华人同胞们积极投票、支持川普。他的文章,改变了许多中国人对美国大选的态度和观感,也改变了我对美国华人的一些印象。

华人在美国本来也是少数民族,却与美国的黑人、穆斯林、拉美裔等少数民族群体分道扬镳,把票集中投给了川普。这里面有个深刻原因,就是华人本来就优秀,他们在美国不是边缘人群,而是中产及中产以上的新兴主流人群,他们放弃“中国梦”转而追求“美国梦”,现在怎能坐视心中的梦想让“恐怖分子”的枪声所粉碎,让民主党人对华人的教育歧视所断送,让荒唐的“LGBT运动”所毁灭!?

物极必反!奥巴马的民主党这八年,把美国搞得越来越欧洲化、拉美化、南非化,一句话,越来越“国将不国”了,对于主流白人群体以及依靠自己的血泪打拼融入美国主流的新兴华人群体都是最大的伤害。再不行动,更待何时?

从总票数对决来看,川普与希拉里相差并不大,而华人就成了让天平从倾斜、让历史改变的关键少数!

共产党在革命时喜欢讲一句话,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一个人如果敌友不分,这个人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糊涂虫。从美国的这次大选,聪明人不难看出,儒家文化为背景的华人与基督信仰为背景的人群实在是可以成为最好的朋友,儒家文化也一定可以与基督信仰完美融合。为什么?因为骨子里相同的地方太多:都敬畏上天、都注重家庭、都重视教育、都勤奋入世,都注重秩序。儒家文化与基督信仰融合,是著名文化学者包遵信所讲的“中华文明第三期”,也是南京大学潘知常教授所讲的“中国文化的新千年对话”。我不曾想到的是,如此美妙的融合与对话会在这次美国大选中惊艳亮相!

在传统婚姻家庭的保卫战上,我相信只要全球华人站起来,也一定能够扭转黑暗的潮流,反败为胜!

民主党执政时的三件恶事

民主党和希拉里的失败几乎是必然的,失败的种子不是从希拉里竞选开始、甚至不是因为希拉里是一个骗子(骗子不如疯子),而是由民主党人奥巴马这八年的倒行逆施所种下的恶果。纵观民主党奥巴马的八年,可以说做了三件最坏的事情,引来天怨人怒,也断送了民主党这次的选程!

1纵容国际同性恋运动

第一就是纵容国际同性恋运动(学名故意混淆视听,叫什么“LGBT”运动,就是要让老百姓搞不清葫芦里装什么药),进而导致同性婚姻2015年6月26日在美国由最高法院宣布合法,给全世界带了一个最坏的头,影响极其恶劣、后果极其严重。我这样说,肯定会触犯“政治不正确”,有很多人甚至会向我砸砖,还有许多人会对此莫名其妙或不以为然。但是,中国的同胞们,我特别想告诉你,中华文明之所以几千年不倒,是因为我们有儒家文化,儒家强调家文化。在我们古老的传统中,婚姻很神圣,是“天作之合”;家庭很美好,是天伦之乐;生养很重要,“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正因为重视家庭和生养,所以中华文明才生生不息,源远流长。而西方却有同性恋的文化,其同性恋文化不象中国只是亚文化现象,而是成为主流文化,全社会趋之若鹜,进而引发了古希腊和古罗马人口的衰减以及最终的灭亡。

当今世界引以为时髦的“国际同性恋运动”其实一点不时髦,更不光彩,其源头就来自于西方历史上的“死亡文化”。“国际同性恋运动”在上个世纪80年代成形,200多个同性恋国际组织形成了国际联盟,进而有组织、有计划地摧毁传统婚姻家庭制度,而大众一直蒙在鼓里,被“温水煮青蛙”。显然,“国际同性恋运动”并不同于同性恋的个体行为(虽然同性恋行为是罪,但对同性恋者仍要去爱),而早已是组织行为,是有预谋、有计划地摧毁人类传统婚姻与家庭文明的邪恶运动。而奥巴马及民主党为了捞取同性恋群体的几百万张选票,悍然与这一邪恶运动为伍,为此不惜毁掉人类几千年婚姻家庭的文明。这正应了经济学上经常讲到的一句话,为了煮熟自己的一个鸡蛋,不惜烧毁公家的房子。

“家和万事兴”。西方曾因放纵、淫乱和同性恋,两次走上灭亡和道路,现正加速走在第三次灭亡的道路上。欧洲是先锋,已经腐败至溃疡的地步,而奥巴马的美国则在过去的八年中大步赶超。如果美国的普罗大众再不“造反”,继续放任民主党极为激进的所作所为,美国人上厕所很快就将全国不再分生理上的男女;孩子则在12岁之前将可以自由选择性别并由政府和学校帮助变性,而家长不能干涉;同性婚姻合法也将很快发展为多元婚姻合法、乱伦合法以及不限年龄地与儿童性交合法,等等。如此,美国传统的婚姻家庭制度将被彻底摧毁,带动西方的生育率将继续下降,加速整个西方的第三次灭亡,进而污染全球婚姻家庭文明,影响到全球人类文明都遭受重创。

我曾经谈到,希特勒帝国是邪恶的,前苏联帝国是邪恶的,而“国际同性恋运动”也是邪恶的!这个运动现已在台湾大举进攻,并已登陆进入中国,中国善良的同胞们要擦亮眼睛、格外小心啊!西方好的东西我们固然要开放学习,西方坏的东西特别是死亡的文化则一定要坚决抵挡!

所以,从本质上讲,这一次美国人不是在大选,而是在救国,是在救亡图存。民主党和奥巴马胡闹得够了,钟摆该往回摆了!

2.民主党和奥巴马放任百万穆斯林入美

民主党和奥巴马做的第二件坏事是不分青红皂白地放任近100万穆斯林移民进入美国。全球化、市场化以及经济一体化是过去三十多年特别是冷战后的世界主流,意味着物流、钱流、信息流,最后是人流的自由流动。但物流、钱流、信息流好办,“人流”的自由化就要小心了。流进来的人口如果你不能很好地“消化”,也就是说不能使之融化于原有的文明和稳定的社会,那就很危险了,很可能会带来“文明的冲突”,导致社会不稳定甚至激发恐怖事件。这个时候,进口人口其实就相当于进口“炸弹”,会极大地考验一个正常社会能够承受的底线。

很多人都知道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却误以为文明的冲突是在不同文明的板块之间发生。殊不知亨氏其后还写了另一本书《我们是谁——美国国家认同的挑战》,在本书中亨氏指出,文明的冲突已经发生在美国国内,不同的文明将把美国撕裂,这正入美国深刻的国家认同危机。

许多穆斯林难民来到美国,但他们并不认同美国,也不融入美国,他们的最高目标是消灭美国。如此,引入难民,岂不就是引放“炸弹”,引入“冲突”,引入“社会不稳”,引入国家危机?这样危险的事,岂不应该三思而后行!?

西方“左派”空唱高调、空喊口号,鼓吹移民,看起来“爱心泛滥”,实际上“不负责任”。欧洲白人精英倡导同性恋,自己生育率低,只好大量从中东移民,再加上中东难民接收得太多太快,而移入的穆斯林人群根本无法融入其固有文明,同时穆斯林的人口却以远超于欧洲白人的速度增长,结果当然就是社会失控、文明沦丧、天下大乱。

如果你对这个问题了解不多或者对其严重性估计不足,那请你务必花点时间点击观看下面的视频。该视频显示:在法国,每个家庭有1.8个孩子,穆斯林家庭却有8.1个孩子。

视频:穆斯林的人口统计


 

在欧洲,白人精英大搞“LGBT运动”,穆斯林却大量生育,其结果,欧洲的人口结构改变,人口平衡破坏,“文明的冲突”在欧洲内部轰然打响,“恐怖事件”在欧洲成了政府无法解决的“新常态”(法国总统公开承认政府无法解决恐怖问题)。在美国,如果民主党再干8年,美国势必成为第二个欧洲,美国就将永远“国将不国”。上面这个视频讲的很清楚:“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并不是我们的孩子将生活的世界。”这显然是众多的美国人民难以接受甚至无法接受的。面临仿佛天堂与地狱般的十字路口,你想美国人还能坐得住吗,美国的主流群体还会坐以待毙吗?

可笑的是,无耻的被利益集团绑架的媒体在大选揭晓前一刻,还在继续欺骗人民。结果却是被选情碾压。

CNN:

8:30 无知的纳粹走秀商人正在走向他的灭亡

9:30 肮脏的男权主义沙文分子即将丢掉德州

10:30 川普这厮似乎拿下了佛罗里达

11:30 特朗普先生在俄亥俄和北卡大获全胜

12:30 尊贵的斗士在宾州所向披靡

13:30 伟大的男人即将到达华盛顿

14:30 至高无上的特朗普总统君临白宫

 更可叹的是,在败选演说中,希拉里还在大唱高调:“我们相信美国梦大到可以容纳下每一个美国人—不论来自什么种族,不论有着怎样的信仰,不论是男还是女,不论是不是移民,不论是不是同性恋或是变性者,不论是不是残疾人,美国梦是每个人的美国梦!”天,1000多年的事实摆在那里,没有人能同化穆斯林,中亚佛教不能、中华儒家不能,西方基督教不能,希拉里凭什么?

如果你有足够的融化能力,你可以增加移民,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你要小心一点。美国如此,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亦如此,高铁修通之后,中国会面临什么样的跨文化挑战,当大量中东移民来到中国时,中国人作好准备了吗?欧洲和美国有先例在前,中国要小心了!

网上有一篇热文《伊斯兰教为何没有征服过中国?》,答案是:正在征服的路上。文章指出:“伊斯兰教很早就征服过欧洲,北非也是,印度周边现在也都是伊斯兰教,东南亚也太多了,并已对华形成C型包围态势。事实上,伊斯兰文明一直有向东扩张的倾向。如果从一个较长的时间线来看的话,比如以千年为单位,可以看出,伊斯兰文明一直在和佛教文明/儒家文明进行激烈而残酷的斗争,双方的力量此消彼长,不断产生新的平衡,又不断打破旧的平衡,这个平衡点,从怛罗斯开始,在千年的历史中反复摇摆,一度推进到华夏文明的腹地——西安,如果换一个角度,是不是也可以这么说,经过长达一千年的战争,伊斯兰的影响力一步一步地从中亚渗透到华夏文明的核心区域之一。”我很希望这篇文章是在胡说,但在中国还没有被西式“政治正确”洗脑之前,我更希望中国倡导“实事求是”的决策者和战略专家们都来认真研究这个重大问题。

中国的贪官腐败误国,西方的“左派”空谈更误国。邓小平说:“中国要防止‘右’,主要是防止‘左’”。看来,“防左”其实是东西方皆然!左的东西看起来很好,但骨子很坏,骗性很足、后果很惨!

3奥巴马急剧加大了美国的福利国家化趋势

第三件事,是奥巴马急剧加大了美国的福利国家化趋势,从而进一步使得美国往欧洲的方向前进,令美国的中产阶级前景一片黑暗。

奥巴马选举时提出的蛊惑人心的口号是“改变”,但可惜他带来的好的改变实在不多(如美国经济至今没有恢复战前增长水平),而是带来了许多坏的改变。除了前文所述的两大极大的破坏之外,第三个就是美国的“福利国家化”趋势。在美国,政府支出除了为了维持运作所需要的雇员开支外,最大的支出就是奥巴马所搞的的公共医疗,花费超过1万亿美元,而医疗、养老金和福利这三项开支,总共占到了政府总开支的近一半。美国和欧洲不同,历来崇尚小政府、大社会的传统,但奥巴马却结结实实地让美国朝着大政府与福利国家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

市场并不完美,完全靠市场也有问题,因此一定的政府干预和社会福利是必需的,也是好的,但大政府以及过度和过快的社会福利却必然带来严重恶果。

奥巴马国家福利主义带来的改变就是:其一届任期就给美国家庭平均增加超过5万美元的债务,超过从华盛顿到克林顿42任总统的总和。

小布什上台时,美国国债为10.6万亿美元。然而据美国财经评论人马克·巴顿,到2015财年结束时,美国的债务总量已上升至18.1万亿美元(其中对中国的债务就达到了1.25万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近30%,而美国人口仅为世界人口总数的4.4%,国内生产总值约占全球总规模的23.2%。许多人对此评论:美国可能永远还不完所欠债务!

2015年11月初,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签署生效一份预算法案,再度为未来两年美国政府举债大开绿灯,预计奥巴马在2017年年初下台时,将留下近20万亿美元的债务,奥巴马将名符其实地成为“20万亿债务先生”。这就是奥巴马给美国带来的所谓“改变”!

报载,本世纪以来,美国富人的收入持续上升,即使是在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之后,也在政府的帮助下渡过了危机,而且收益快速增长;而与此同时,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资产、收入以及规模却在不断下降,穷人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美国《华盛顿邮报》在一篇报道中说,在上世纪50年代,美国一个大公司老板的收入最多为一个工人的50倍,而现在达到了350倍。

美国人口普查局2014年8月份公布的数据表明,从2000年到2011年,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净资产中位数下降了7%,为68828美元,而美国最富有的家庭净资产中位数却上升了11%,达到630754美元;贫困家庭净资产中位数则出现了负增长。

有关资料还显示,金融危机后的2011年,美国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为49103美元,剔除通货膨胀因素之后,美国中等收入家庭的实际生活水平低于1989年;如果与2000年相比,这些家庭的年收入减少了4000美元。美国中产阶级家庭收入的总数在全国所有家庭总收入中所占的比重,由1970年的62%下降到2011年的45%;中产阶级家庭的人数占全国人口的比重由1971年的61%下降到51%。到2013年,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人数已不到全国人口的一半。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现在的一个三、四口之家的中位数收入家庭,如购买一栋20万美元的住宅,首付需要2万至4万美元,然后每月需支付1400美元的购房抵押贷款、房产税及保险费等;每月用于购买食品、衣服和支付生活服务费的金额为1200美元;每月偿还车贷为700美元。如果需要自己支付医疗保险费,这个家庭每年需要支付4000美元至5000美元,那么可以用于带孩子去度假的钱就所剩无几了。这说明,“美国梦”变得越来越暗淡了!

在欧洲,福利国家最终导致“欧债危机”,国家财政垮台。在美国,47%的人不缴税,0.5%的人富豪开有公司,避税的手段多,所以,预计奥巴马所带来的的严重的税负最终都会落到中产阶级头上。试问,美国中产阶级的前途何在?他们不占领华尔街,不推翻美国的民主党还能干什么?

结  语

好了,这篇文章已经够长!应该打住了,作几个结论吧:

第一 走在十字路口的美国,她的钟摆已经往回摆!更传统、更务实、更落地、更致力于“美国主义”而不是“全球主义”、“国际主义”的一个新的季节已经开始!川普当选不是什么“黑天鹅事件”,而是新的历史大潮的必然与开始。
第二已经走得很“左”的欧洲也走不动了!“英国退欧”也不是什么“黑天鹅事件”,更不要斥其为“民粹主义”而是务实主义、国家主义以及民本主义的必然!
第三网络将继续血洗已被利益集团操纵的传统媒体,传统媒体不仅输在技术上,更输在公德上,因此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抱怨的。而普罗大众、“屌丝”、“茶党”将继续拥抱自媒体,社交媒体,逆袭“精英”,当“黑天鹅事件”也来越多的时候,“精英”将不得不承认和面对新的现实,“黑天鹅”也就变成“白天鹅”了!
第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仅美国转向,全球也要转向。30多年的汹涌澎湃的经济全球化、世界一体化大潮现在注定要放慢脚步,增长主导现在要转向结构平衡,效率优先现在要回归公平优先。但放慢不意味着停止,更不见得是倒退,而是再平衡,在一定程度上恢复财富正义!所以“再平衡”会成为热词,而美国、中国以及许多国家的领袖无疑都需要更多关注修正扭曲的结构包括收分配结构、必须注重人口结构以及社会与文明结构的平衡,才有可能重建动力。美国主导的全球化让中国得到了最多的好处,顺利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的繁荣成果主要被权贵所攫取;美国也从全球化中得到好处,但主要是财团和硅谷资本集团们获益,他们得以在全球赢家通吃,华尔街更是养得膘肥体壮。然而,美国的中产阶级和底层群体也就是普罗大众,中国的社会底层(网络词汇叫“屌丝阶层”)却未公平分享,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现在是到了再平衡的时候了!
第五放眼今天的全球,可以用三句话来概括:世界经济大震荡、东西板块大接轨、人类文明大冲突!全球化驱动的黄金增长的年代已告结束,世界经济自08年后一直振荡不休,潜在增长速度失去1.5个百分点;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带来东西板块的大接轨,令世界从过去500年的“海洋时代”重回“大陆时代”;西方传统基督教文明、西方后现代文化、伊斯兰文明以及中华儒家文明进入短兵相接、亦合亦分的新的时代!这个世界,够复杂、够丰富、够变化多端,够让人消化一阵子的。
第六川普的路注定不会太顺利,因为美国帝国的太阳已经下山。但无论如何,要祝福大选之后的美国和世界,会有一个新的光明的前途!也要祝福川普成为一个好总统。选总统不是选牧师,不是选圣人,总统就是公众的仆人,希望川普不孚众任,能够带领美国公众去实现他们所期待的理想和目标。
第七川普上台后的美国,一定会在经济上与中国强硬博弈,中国领导人将面临一个真正懂经济的强大的谈判对手。而美国的压力或逼迫中国更加转向内需,但在军事上与政治上或许会减少对中国的压力,奥巴马和希拉里主导的“重返亚太”战略以及由此引发的对人民币的“货币战争”或减弱锋芒!
第八当中国有钱人开始跑到台湾去看选举,而“屌丝”也习惯了在网络上消费美国大选时,中国向现代选票政治转型的压力将陡升。网络时代带来的信息爆炸业已改变中亚和中东格局、改变了英国美国的格局,也必然会对中国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依法治国的“中国梦”需要与网络时速赛跑了!


喜欢 (0)